工程师变身水果猎人他要做中国最懂水果的人

沙巴果就像一团毛线团,果皮上有一排排紧凑的“火柴棍”,摸起来就像摸着刚剃光的头; 香蕉界的“全家桶”角蕉,一根抵十根,吃完一个也吃不完; 大理石籽瓜成熟后会探出籽,海椰子,被形象地称为“女人屁股果”,据说吃了它后,连汗、尿、屁都有淡淡的紫罗兰香味。 香波果……这些你闻所未闻的水果,曾经在杨晓阳的目标名单上,如今却成了他的“战利品”。 他们的照片静静地躺在他的电脑上。 只有照片的主人杨晓阳知道,那次“亲密接触”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辛酸。

杨晓阳今年30岁了,“水果猎人”的称号已经跟随他很久了。 他吃过600多种水果,其中仅榴莲就吃过100多种。 自从2013年立志成为一名“水果猎人”以来,他已经走遍了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地的数百片雨林,拍摄了数十万张植物照片,亲眼见过超过3万种植物,几乎占全球的1/10。 虽然他现在看起来是一本“水果百科全书”,但实际上,他的大学专业与水果有很大不同——精密制造。

用网友的话说,他已经成为一个“敢于做自己喜欢的事”的幸福人。 杨晓阳表示,寻找水果的经历远没有大家想象的轻松舒适,自己也不是“每年花50万元寻找水果吃”的“富二代”。 。 除了好奇心之外,他的最终目标是尽其所能为保护植物多样性做出贡献。

精密制造工程师潜入植物园

和杨晓阳的见面地点是在一家咖啡馆。 前几天他朋友圈的位置显示,他又到了“雨林”,“地点是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”。 这显然不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苏门答腊岛的雨林。 这次他拍摄的是即将绽放的泰坦海芋(因其有尸臭味,也被称为“尸香海芋”)。 几年前,他被拍到拿着开花的尸香魔芋。 事实再次证明,盗墓小说中所说的它开花时能“吃人”纯属虚构,尸体的气味只是为了吸引昆虫帮助授粉。

戴着黑框眼镜,健康的小麦色皮肤,背着背包,杨晓阳从外表上看就是一个典型的“工科男”。 他性格有些内向,不善交际,但谈起植物时眼睛里闪闪发光。

杨晓阳出生在河南农村,由祖母抚养长大。 没有父母陪伴的童年使他有些孤僻。 庆幸的是,田野里的花花草草给了他无尽的快乐。 “小时候,我会光着脚丫在田里走,喜欢看野草,那时候我就觉得小草其实很漂亮。” 杨晓阳说,他很小的时候就观察到天竺葵种子可以卷曲,后来在书中写道,确实是如上所见的情况。

高中毕业后,成绩优异的杨晓阳选择去新加坡留学,主修精密制造。 目睹新加坡从早年的“城市花园”到如今的“花园中的城市”,从小喜爱植物的杨晓阳对城市理念的进步深受感动。 放学后,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参观植物园和自然保护区,这充分满足了他的探索欲望,对东南亚植物有了基本的了解。 踏入植物学之门,杨晓阳四处闲逛,乐在其中,“就像挖宝一样”。

从机械制造商到工厂,他们似乎水火不容。 然而,在杨晓阳眼中,植物本身就是一系列非常复杂的表现形式。 每一种植物都是一种产品,但它的制造更加先进,而且它是有生命的。 它不需要人类的努力。

2013年,大学毕业的杨晓阳加入新加坡当地一家精密制造公司。 当年,印尼“燃烧运动”失控,造成新加坡历史上最严重的雾霾。 杨晓阳说,这件事让他非常难过,因为那些被烧毁的山上可能还有很多尚未被科学界发现的植物物种。

雾霾灾难发生后,杨晓阳辞去了工程师的工作,直接前往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的热带雨林,想要在那里寻找自己的方向。 经过十多天的雨林探索,他说自己根本无法行走,还有太多未知的植物等待他去发现。 此后,他更加坚定了为植物保护做点事的决心。 后来,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他决心投身于植物引种和保护事业。

2013年底,刚回国的时候,一位朋友送给杨晓阳一本加拿大人Adam Lees Gerner写的《水果猎人》。 杨晓阳觉得这本书的题材很好,但从专业的角度来看,其中包含了很多艺术处理的成分,并不是科学真理。 加之中国没有“水果猎人”文化,所以他决定从探索东南亚水果开始,专注于水果领域。

靠“火眼金睛”从巨蟒口中救回一命

自从2013年立志成为一名“水果猎人”以来,他几乎走遍了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地的重要雨林。 每年11月至次年2月,是采果的高峰期。 他得根据水果的挂果期来安排行程。 他经常出去跑几天,跑到半精疲力尽,才回来整理资料休息两天,然后再继续打猎。 出发。 浪费行程的悲剧时有发生。 杨晓阳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他去马来西亚林梦地区寻找龟榴莲。 这种榴莲与普通榴莲树不同。 它的果实长在树干基部,远远望去很像。 就像一群仰面躺着的乌龟。 杨晓阳很兴奋。 他提前告诉当地导游不要碰它,他想拍一张完整的照片。 然而,龟榴莲的成熟季节恰逢中国的春节。 当他及时赶到那里时,所有的水果都已经掉落了。 “才晚了一周,真是可惜啊!”

常年的雨林旅行磨练了杨晓阳的“凶狠眼神”。 他可以像“扫描仪”一样在大片郁郁葱葱的雨林中搜索目标,甚至可以在路边驶过的汽车中发现森林中的新植物。 物种,因此经常被植物圈的朋友调侃:“这眼睛价值过亿”。

靠着这双眼睛,他曾经“拯救”过一条生命。 当时他正在马来西亚热带雨林寻找菠萝蜜。 从脚踩树叶的声音判断,这是一棵菠萝蜜树。 当他拿着相机寻找水果时,脚边闪过一个不寻常的物体。 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,仔细看了看。 那是一条身长约三米的幼蟒。 “我呆在那里,不敢用相机拍照。蟒蛇一边吐着信息,一边嗅着我的呼吸。如果我踩到它,我就麻烦了。” 杨晓阳笑着说道。

除了蟒蛇,他还在雨林深处遇到过鳄鱼、云豹、苏门答腊虎、熊等。 在杨晓阳看来,雨林里最危险的就是遇到人——真正的猎人。 “偷猎者拿着枪。他们不在乎我做了什么。他们在雨林里把我打死,却没有人知道。” 他说,在一些国家,在去检查之前,他们会向当地公安局报告,警察会派出持枪的人来保护这些检查小组,让偷猎者不敢伤害他们。

如何才能在广阔的原始雨林中找到那些目标水果呢? 杨晓阳告诉记者,除了依靠自己多年的专业知识进行植物分类、根据记录的植物标本位置进行检索外,还依靠了当地导游的帮助。 导游们从小在森林里长大,对各种水果非常熟悉。 然而,后来,寻找果子却变得越来越难。 就连向导的祖先也从未见过他要寻找的果实。 如果导游让他走并且没有时间寻找第二个导游我该怎么办? 无奈之下,他只好硬着头皮,一周之内突然学会了一些马来语单词,日常交流不再是问题。

寻找水果的另一个好方法是“去”当地的水果市场,那里是另一个宝库。 正是在这里,他第一次看到了果仁如淡紫色眼睛的枇杷芒果。 还有一次,为了找到一种水果,我需要和当地的原住民建立良好的关系,我不得不帮助传统市场的原住民水果摊卖水果。 “生意还不错,旁边的土著商贩都眼红了。” 杨晓阳乐在其中。

果业“神农”意外中毒

由于“职业病”,杨晓阳每次发现新水果,都要先仔细拍照。 如果当地法律允许带走,请将其密封在塑料袋中带回家,然后在灯光下仔细“解剖”它,观察其种子和果肉,然后仔细品尝。 大多数情况下,他遵循的原则是拍照后现场少量品尝。 “每当我找到新的果实时,喜悦就会化解旅途中的所有艰辛。” 杨晓阳的味蕾一次又一次受到致命的打击——吃完了再吃柠檬,神秘的果子甜甜的,放进嘴里“触电”般奶味十足的年糕,甜甜的葛根蔗糖三千倍的蛇皮果,果肉像“大头蒜”的蛇皮果,清甜爽口的味道……其中,最让杨晓阳震惊的味道就是金色果子。 虽然看起来像流星锤,但汁液产生的香气却比草莓还要美味十倍。

很多人都向往杨晓阳的事业,称他为“果业神农”。 但事实上,他在尝试从未吃过的水果时非常谨慎。 用他的话说,“不然我可能就无法在水果行业坐稳了。” 我是来和你喝茶聊天的。” 2015年,他带领的世界番荔枝团队在广东一处保护区进行研究。 专家在野外发现了成熟的瓜夫木果实,看起来很美味。 专家们开始品尝,杨晓阳见状很感动。 他先用舌尖试了一下,发现还可以,就吃了一个。 然而,没过几分钟,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。 他说不出话来,只感觉喉咙被刺了一下。 然后他疯狂地倒水漱口。 幸好,他吃的不多。 半个小时后,他才慢慢恢复过来。 后来他才知道,只有部分人对瓜夫木敏感。

香波堡是每个热带水果猎人的愿望清单上的,许多英国贵族都渴望找到它。 这是一种神奇的水果。 传说吃后全身芳香,连汗、尿、屁都会有淡淡的紫罗兰香味。 仅分布于印度尼西亚爪哇岛,为印度尼西亚王室专享。 没有喝过香槟的水果猎人不是真正的水果猎人。 杨晓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了,但因为之前的中毒经历,他不敢多吃,只舔了几口。 就这样,他回到酒店,又喝了点水。 等他感觉好点了,他关上浴室的门,等待香气散去,但并没有。 “也许是我吃得太少了,但我相信传说是真的。”

杨晓阳发现的许多水果都是稀有甚至濒临灭绝的品种。 很多人会问他在哪里找到的。 “我不会随便暴露这些点,因为我不确定他想做什么,他可能会去毁掉它。你只会对一些志同道合、了解基础的朋友说这些。”

海底椰子因其独特的形状而被称为“女人的屁股果”。 它只产于塞舌尔,果实每隔几年才成熟一次。 现在它已濒临灭绝。 所以,就算最后找到了海椰子的踪迹,杨晓阳也还是会放弃品尝。 还有一次,在苏门答腊岛的热带雨林中,他发现了一些圆形的水果。 里面的核心看起来很熟悉。 这就是“金刚菩提”。 在中国,六瓣的要花费数百元。 自己挣扎了一会儿,他还是只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几百个水果中的几个,用来解剖和留念。

家里没有矿,就想过开个淘宝店卖榴莲赚钱。

有多少人被榴莲吸引,又有多少人回避。 杨晓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榴莲爱好者”,尝过100多种榴莲。 就连他的微信头像也被一圈各种榴莲围着。 2008年去新加坡留学之前,他从未尝试过这种味道特殊的水果。 第一次吃榴莲是在一个小菜市场附近的一个角落里。 卖榴莲的人是一位50岁左右的大叔,抽烟、袒露胸膛。 在摊前徘徊了半天,他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榴莲不都是臭的吗?为什么这个闻起来这么新鲜,一点也不臭?” 叔叔的话让他至今难忘:“真正的榴莲不臭吗?” 它很臭,只有不懂榴莲的人才觉得臭。”

“一旦进入榴莲,就深如大海。” 第一次吃榴莲时,他“高兴得想哭”。 从此,他结识了更多喜欢吃榴莲的朋友,并组队到处寻找美味的榴莲。 新加坡的榴莲无法满足这些经验丰富的榴莲吃货,于是他们办理了签证,出发前往传说中的榴莲圣地槟城。 在那里,杨晓阳吃到了“一口可以吃三个月”的老树红虾榴莲,还有当地著名的山霸榴莲、黑刺榴莲、蜈蚣榴莲、诸葛亮榴莲……

杨晓阳表示,实际上,国内人们对榴莲的认识还很浅薄。 例如,榴莲只有在开放时才成熟。 这显然是一个误解。 榴莲张嘴解释说已经不新鲜了。 国内榴莲品种比较单一,最著名的可能就是金枕头榴莲了。 如果让杨晓阳打分的话,金枕头榴莲只能打15-20分(满分100分)。东南亚的榴莲品种至少有600个。 为什么这么多口味更好的品种在中国却很少见到? 在杨晓阳看来,正是因为我们的选择少,才导致我们对榴莲产生了误解。 我们认为金枕头是最好吃的。 榴莲农户看到这一点,就会扩大种植,慢慢添加其他品种。 榴莲越来越少了。

杨晓阳想写一本关于榴莲的专着,这在国内还没有做过。 他的初衷是通过科普让更多人认识到榴莲的多样性和美丽。 他不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榴莲品种因为市场原因而消失。 对于公众来说,我们能做的就是了解榴莲的多样性,从而做出自主选择,引导市场。 之后,大家就会更加了解水果、蔬菜、谷物等的多样性,这会无形中鼓励大众保护整个植物世界的多样性。 这是《水果猎人》背后的使命,也是他一直追求的终极目标。

杨晓阳的经历登上热搜后,不少人提出质疑。 正如媒体所说,“我每年花几十万去找水果”。 难道是因为他家里有矿? 他告诉记者,他和“富二代”相隔十个爪哇岛,当“水果猎人”的成本相当高。 如果他一个人全部拿走,就要花费数十万。 但很多时候,寻找水果都与科学考察有关。 当地的科考需要他这样的植物分类学专家,这可以承担很大一部分费用。 当他无法维持生计时,他甚至想过开一家淘宝店,卖榴莲赚钱。 杨晓阳在他的第一本科普书《东南亚水果猎人》中写道:“我想象自己在夜晚变成了一棵榴莲树,雄伟地矗立在广阔的热带雨林中,静静地看着,带着沧桑。”

文/记者 陈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