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日报报道秭归脐橙飞上了云端

湖北日报全媒体记者金凌云通讯员郑家瑜聂爽

 

7月21日,雨势渐小,宜昌市秭归县斜潭乡陈家湾村果农陈一旋一路小跑到山坡上,将采摘下来的一筐筐夏橙运上轨道。

往年夏天,陈义轩的40多亩成熟夏橙需要近200名工人背着。 仅此成本就为每斤0.4元。 今年,他在果园内安装了地面单轨果园运输和架空索道。 按下遥控器,不到半小时,一车15筐约600公斤的夏橙就会沿着轨道运到山腰,再通过架空索道运到公路上装车。

如今,斜滩乡已有这样的果园轨道交通318条,每公斤夏橙采摘成本可节省0.15元。 该县13万米长的脐橙田间轨道交通系统和22架植保无人机正在帮助秭归柑农告别背负荷载的历史。

2020年,秭归纳入国家数字乡村试点。 奥兰治和这片土地正在发生着变化。

从“空中观收”到数字化种植

在郭家坝镇烟灯堡村,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路灯形状的灭虫器,将连绵不断的柑橘园划分成块。 在这座占地200亩的晚熟脐橙数字化种植示范园里,自动气象水分采集设备、虫害探测器等智能数据采集设备遍布林间。

“每根树干周围都有四个蓝色滴管半埋在树下,一直到200米外的手术室。” 该镇农业服务中心高级工程师寇志伦介绍,这是一套智慧水肥一体化系统,果园管理用户只需手机即可远程浇水、施肥。 同时,根据气象、水分设备采集的空气和土壤湿度数据进行管理,每亩柑橘可节省70%以上的水、40%以上的肥料、90%以上的劳动力。 在秭归,这样的数字种植园已有近万亩。

种植、采摘、运输、销售……秭归县农业农村局信息办主任陈莉,点一下鼠标,几秒钟之内,12个乡镇的脐橙产业链数据跃上显示屏“三峡柑橘产业大脑”画面。 遥感图像、土壤湿度、种植者信息、橙园管理甚至甜度都涵盖在内。 从田间到消费者餐桌,所有数据都“在云端共享”。

在离斜潭乡不远的一家水果洗果厂里,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夏橙在生产线上翻过来,喷水、过筛,然后按照规格投入包装箱。 高峰时期,水果清洗厂每天清洗20吨橙子。

该现场负责人表示,对于不符合销售标准的二级水果,将进行清理。 品质较好的橙子被输送至光电智能分选车间。 经过对水果颜色、糖度和水分进行红外分析后,进行分级和包装。 近两年,秭归升级了一批洗果厂,建设了7条数字化分选生产线,采用数字化分选技术,提高脐橙品质,推动脐橙标准化生产。

工业“大脑”数字化创新

“这几天批发市场的橙子价格不错,村民们都在抢着发货。” 夏橙价格实时波动,每周关注脐橙指数已成为陈一旋等秭归果农的必修课。

“今年夏橙收购价格比去年上涨了55.5%。” 他指着手机屏幕介绍,这是专为县里脐橙量身定做的市场晴雨表。 。 “该指数可以反映脐橙产业产销各环节的价格走势,为大家充当数字化顾问,如何卖橙子,你一目了然。”

据秭归县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为做好数字技术与秭归脐橙深度融合一文,秭归正着力打造三峡柑橘产业大脑,打造全县脐橙产业链大数据管理服务平台和数据支撑。 以曲谷国际农业集团为龙头,打造农产品加工产业集群,建立质量追溯和标准化示范园区,实现从田间到舌尖的全过程质量监管。

目前,秭归在脐橙零废弃精深加工方面不断创新,先后开发了橙罐头、橙酒、橙粽等80多个系列深加工产品,实现了脐橙零废弃一体化。脐橙“从花到果,从皮到渣”。 使用。

“今天在树上,明天在路上,后天在消费者舌尖上!” 该负责人表示,截至2021年底,秭归县脐橙种植面积已达40万亩,年产量80万吨,综合产值100亿元。 今年上半年脐橙销量已突破45万吨。 在“数字橙”带动下,全县已有电商企业2600家,年销售额超30亿元,秭归脐橙年发货量达1600万粒。